当前位置:安徽天柱山风景区

站内检索:

一个女子 一朵花
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来源:天柱山网

  天柱山是座情山。中国第一篇长篇叙事诗《孔雀东南飞》、小乔初嫁了的爱情故事赐予了这方土地的美丽与风采。

  《孔雀东南飞》写尽了爱情的忠贞与凄美。然而,旧事如泛黄的照片,恍惚而迷离。当我与孔雀坟对视时,之间隔着近2000年的光阴。

  身为女子,刘兰芝蕙质兰心,有着美貌、勤劳、聪慧和贤淑,近乎完美。然而,封建礼制下,这些并未成为她的护身符。最终,这位庐江郡第一美女子,一夜之间委谢凋零,人们的扼腕叹息,穿透时空,响彻了千年。

  曾认为,最美的爱情必定属于最美的女子。然而,人情如纸,世事如棋,世上的美丽终究敌不住风狂雨骤、晚来风急。

  面对焦母百般刁难,刘兰芝焦仲卿逆来顺受,最终换回举身赴清池与自挂东南枝的结局。接受刘兰芝的美仅仅是诗中的简短的描述,然而,接受爱情之殇时间漫漫。

  隔着千年,心底的刘兰芝依然貌美如花。穿越历史之河,故事依旧千回百转,令人愁肠百结。孔雀坟前,人流熙攘,踟蹰的脚步,惆怅的眼神,为这首长诗留下的美丽注脚。

  相比之下,大乔、小乔则幸运多了。一对姐妹花,分别嫁给天下两个人杰,一个是雄略过人、威震江东的孙策,一个是风流倜傥、文武双全的周瑜,英雄美女,终成眷属。

  曾固执地地想,女子如花、爱情如花、命运亦如花,然而,透过故事,这种一厢情愿终究落寞成殇。

  比如大乔,嫁入孙门仅仅一年,孙策就英年早逝,青春守寡,朝朝啼痕,夜夜孤衾,抚育遗孤,何等凄惶。11年后,与小乔琴瑟相偕,恩爱相处的周瑜病死巴丘,小乔乍失佳偶,花容失色,悲苦可想而知。

  自此,红粉佳人香消玉损,黯然失色,一抹斜阳下,天柱山那口胭脂古井,猩红似血,似泣如诉。

  梨花带雨,玉容寂寞。一句誓言,一声承诺,要用一生来恪守,以青春为砝码,如花的女子就这样随风而逝,时光风尘中,如烟似雾。

  往事如昨日黄花,扑朔迷离。

  封建社会的薄凉,让一个个孤寂的女子,怀揣忧伤与失落,恸着春夏,悲着秋冬,数着花开叶落。流年素影里,愁肠满怀,秋水望断。

  刘兰芝、焦仲卿为爱情双双赴死没有错,大小乔青春当时孤守余生没有错,错了的是封建礼制及纲常的无情与阴暗。

  超出刘兰芝与二乔的悲情,夏菊花、韩再芬则是“铁肩担道义,丹心竞风流”的女中强人了。

  出生悲苦的夏菊花, 5岁被皮鞭赶上舞台,开始卖艺生涯,忍受着非人的折磨,历尽了生活的磨砺。1950年的初春,在汉口民众乐园,她第一次穿上簇新的彩衣,登上人民的舞台。3年后,以“柔术咬花”一鸣惊人。夏菊花主攻顶碗,从单手到双手,从单层单飞燕到双层双飞燕,继而又从拐子顶到衔水转顶,这个通常由8至12岁演员花5年时间练成的动作,她只用了一年时间,20岁便一举成名。

  同样,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14岁陪考时无意被安庆黄梅戏剧团选中,两年后登台就技压群雄,脱颖而出,扮演的舞台形象婀娜多姿,光彩照人。

天柱山文艺百花园里,争奇斗妍,弥散着袭人的芬芳。

  一个女子一朵花。因了这些女子,天柱山繁花娉婷,美丽动人。因此,回味中,无需再去想故事的悲怆或圆满。(陈兴旺)

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保护政策|法律声明|投诉方式|友情链接|站点导航|2008版回顾|2005版回顾